怢笣| 埻栠| | 栠景| 觸隅| 親嶺鎖甡| 應栠| 鎖嗣| 畸趙| ぱ隅| 酗景| | 伈瓮| 皊謎| 竣芺| 瞳釓| 怢ヶ| 衃栠| 陏傑| 陔猿| 鍬阨| 梃瓮| 籵笣| 呇跁| 跦碩| 晷假| 陔⑨| 凝旃| 淜倯| | 衕漆| 陔銜| 痔倓| 嫘肅| 葷佼瓮| 救誹| 憚躂騰| 荻氈| 菜蔬| 猿譴| 飲擘| 迶泬| 蟹赻| 樁倓| 踢朘| 踢俜| 栠傑| 酴坒| 塢笣| 毞阨| 禍瑕| 匙輿衵よ| 菮傑| 腦ь| 蔬踩| 錨鍬| ぇ壽| 啞窅| 陲祫| 肅趙| 詢倯瓮| す假| ④堁| 啋覺| 幵栠瓮| 蚗隅| 蒏栠| 鰍籵| 邁阨| 都抇| す滇| 簿靡| 桫笣| 膘宎| 倎譴| 膘穇| 刓陲| 陝糧褪嫌цよ| 債摩| 誑翑| 坒そ| 坒忑| 朸觼殤輿⑹| 膘肅| 需懂| 豪圊| 遠蔬| 賂憚| 匙栫儷嫌| 網鎖| 禍④| 酗伈瓮| 假⑧| 拫絞| 坒模蚽| 婦芛| 鏍氈| 湮④| 鰍す| 湮昳| ぱ媽| 蜠蔬| 膘宎| | 芞蠅| 畛景| 欸鍬| 匙陲| 栱刓| 拫擘舷票| 腦隋| 假湛| 栠傑| 鱖栠| 擘昹| 湮豻| 坒瞼| 嘐宎| 譴歆| 夢瓮| 邧栠| 陲賽| 囀蔬| 塢迖親よ| 芛迋碩| 賜忑| 昄碩| 笘矨| 嫘肅| 坒塹| 蟯景| ほ怢碩| 匙爵壑| 葷侂| 陲搛| 栠埻| 譴堈| 膛捶| 膘譴| 獐踞綴よ| ь霜| 輩笣| 壅笥| 狦碩| 嫘猿| 剢恓| 虞栠| 咺紳| 睿票親嫌| 終笣| 詢す| 俴昄| 賽栠庈| 扞栠| す綬| 鰍假| 醫ひ| | 譆傾| 虞陔庈| 跦碩| 陝親| 怮睿| 坒傑| 蜼蹕| 陲拫紩鐃цよ| 腦假| 肣刓| 淜す| 璩疏| 儚噉| 桲模捶| 坒藷| 陔假| 假艙| 湮靡| 踢笣| 羹刓| 扞粹| 啃伎| 笯匙| 籵碩| 奻絆| 奻獐| 齊⑨| 蜓埭| 匐珨淜| 埬喀| す假| 裘昉淜| 袗攝| 伈碩| 栠蔬| 氈秅| 瓬瓮| 鞀繒| 樁倓| 濮阨蔬| 傖假| 飲擘| 踢刓迋| 譴瓮| 勀埭| 盺譴| 陔蔭| 盻抾庈| 狾假| 蚗噪| 昄碩| 邧賽| 譁蟀| 慇嫌梆| 睿侀| 荂怢| 凝粡| 絜瓮| 樓脤| п假| 陓栠| 備嗣| ⑤笢| 酗矷| 網鎖| 誥輿| 踱陬| 輩笢| 鰍洈| 鍾捶| 鳹捶| 假腦| 哫哏| 昹襠| 鴩瓮| 蔬踩| 湮假| 昹嘐| 銡栠| 駏栠| 嫘鰍| ⑤刓| 翔傑| 羲埻| 劼攝杻酘よ| 侂蔬| 蚗怍| 漪刓| 鰍喃| ⑻栠| 芶瑞| 夢瓮| 蟆埭| 還ь| 詢假| 蝑瓮| 都肅| | 伈ざ商| 拻模| 漆輿| 靺捶| 鎮壽| 撳鰍| 嘉桾|

妦繫欴腔煨伎符夔邈輮捻倞侕艙譟供菇縑炕枉inkSTAR

2019-08-22 07:02 懂埭ㄩ踏弝厙

﹛﹛妦繫欴腔煨伎符夔邈輮捻倞侕艙譟供菇縑炕枉inkSTAR

﹛﹛③壽蛁踏毞堤唳腔▲賤溫濂惆◎腔惆耋〞〞陓洘趙漆桵ㄛ啃冞炬棴遘侞馳炭藑拑騫簣寪踶韍紫課銀刳遘琚恓靡漆俋腔※湮弊朸ん§朸笸炵蹈滄摒ㄛ炵苀葩娸ㄛ瘧奀瘧薯ㄛ筍褪旃刱斜嗃У啻籣徽鉼葭△躂卄楚E毚驧祴輓騫ど楠珍諜輕庤樅暫煙織嚙睋謑盃暫歇熐皝黖嚏I暫滂で蒘擂ㄛ符遙懂賸瑤毞ん腔珨棒棒儕袧楷扞睿袧溜赬鴥皇挾蟾擠褆齾﹝

有言時勢造英雄,把這句話套用在香港報業發展上,同樣適用。政局動盪、經濟衰退,每每造就一份新報紙的誕生,可見報業發展史與香港的歷史關係密不可分。有見現時香港新聞發展史未有詳細的梳理,香港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系主任梁天偉,與該學系助理教授黃仲鳴一起合作,促成了《數風流人物─香港報人口述歷史》(《數》)一書的出版。該書聚集了28位香港報業人士,由梁天偉進行訪談,再由黃仲鳴主編,由這些叱糷@時的「風流人物」論盡本地報業1950年代至1990年代的發展史。文、攝:香港文匯報記者朱慧恩談到出書的緣由,黃仲鳴及梁天偉自言都是新聞界出身,加入樹仁大學新傳系已有十多年光景,二人均希望讓更多人了解香港報業的發展史。該學系早前開辦關於香港新聞史的課程,遂開始邀請老一輩的報人訪談。兩人表示希望借各位報人,以口述歷史的方式憶述辦報的經歷,並藉此梳理香港的歷史。《數》一書的時間設定由1938年到1995年,橫跨接近一甲子。二人由2011年起正式開始第一個訪問,從每份報章各找一位代表人物,最終合共訪問了28位報業界的「風流人物」,包括報章創辦人、管理層,憶述當年在報業打拚的日子。從訪談開始到書籍正式出版,有七人已先後離世,包括《香港文匯報》前副總編輯曾敏之、「馬報人」許培櫻、《明周》前總編輯雷煒坡等。回憶往昔歲月28位報人,各自憶往事,既談自己所任職的報章,也談其他報章,透過眾人口述拼湊完整歷史。書中的第一篇訪談錄,便由筆名「晨鳥」的許培櫻開始。筆名「晨鳥」的許培櫻為著名馬評人,他在1958年加入《新生晚報》,編寫馬經版,在1992年創立以馬迷讀者群為主的《縱橫日報》。他在訪談錄中詳細談到自己成為馬迷、加入馬報、再到創辦馬報的經過。其中一宗轟動事件,便是晨鳥當年放棄眼前利益,以頭版公佈馬流感的消息。由於當年《縱橫日報》以馬迷為主要讀者群,當馬流感的消息公佈後,馬會停賽,以致馬迷讀者群流失,日報銷量下跌,最終倒閉。故憶起晨鳥,梁天偉及黃仲鳴均笑言「晨鳥都有新聞道德」。此外,《經濟日報》社長麥華章在「天子門生《香港文匯》起飛」一章中談當年在《香港文匯報》的日子。麥華章在1973年加入《香港文匯報》,先後負責外交、港聞版。在訪談中,他便憶述了當年在《香港文匯報》的時光,包括當年跟隨國家領導人外訪,華國鋒的拘謹、鄧小平的瀟灑、趙紫陽待人接物甚得體,依然記憶猶新。此外,他還憶述當年到柬埔寨當戰地記者的恐怖三星期,目睹過屍橫遍野的景象,對他而言是很大歷練。其後,麥華章出來辦《經濟日報》,故在本章節裡也談到當年向《信報》「挑機」的點滴。談到本地財經報紙,除《經濟日報》外當然要數《信報》。今次黃仲鳴與梁天偉邀得鮮有接受訪問的駱友梅談當年與羅治平、丈夫林行止創立《信報》的經過。當年林行止本在《明報》工作,後來受羅治平邀請辦《信報》。林行止曾是查良鏞(金庸)的得力助手,因此坊間傳兩人有芥蒂。駱友梅在本章節中便開腔澄清沒有此事,但坦言彼此「少了一份密切」。此外,她亦談到《信報》如何在當年複雜的政治環境中堅守立場。還有韋基舜談《天天日報》成為全球首份彩色報紙暨柯式印刷報紙;雷煒坡談在《明報》的歲月;楊祖坤和萬民光談在《大公報》的日子;胡仙談《星島日報》的成與敗;岑才生談《華僑日報》的興與衰;張初、許燊談在《商報》的日子;莫光、劉晟、歐陽成潮談《晶報》與創辦人陳霞子等,合共28篇詳細訪談錄。小報橫行年代28位報人的口述歷史,梳理了香港報業的發展史以及香港的歷史。談到報業的發展史,二人表示早年香港較常見的是黨報,例如國民黨的《天文台》、共產黨的《華商報》,到後來隨時代發展,「左中右」立場的報紙面世,文人辦報、商人辦報,開創香港報業的盛世局面。不過,二人亦特別提到當年小報的發展史,那時的小報普遍由文人主理,自上世紀30、40年代興起。「在30、40年代,小報十分流行。當年的小報五花八門,多數是文人辦的。」二人憶述指原來當時要辦小報很容易,一個文人就可辦一張報紙。「新聞可以自己寫,副刊的小說也可以自己寫,不需記者和編輯。」黃仲鳴說。因此,當年香港報業便有個十分特殊的狀況──一雞死一雞鳴。梁天偉憶述,當年辦小報,只要能售出幾千份,就基本上可以回本。然而,因為小報沒有廣告,故每當銷情不理想時,主理人便會為報紙另起名字,再次「創刊」。「小報好難生存,只是食住一個時段的甜頭,沒東西看便『執笠』,另起名字再辦。」70年代起,小報慢慢式微,直到上世紀90年代中期有「以大報方式辦小報」的新報紙加入,才標誌茪p報時代正式結束。雖然當年小報多如繁星,但能站穩陣腳的可說無幾,不過亦有例外。二人憶述在一眾小報中,在1959年出版的《明報》可說是特殊例子。「它是少數的由當年的小報,走到今天面向知識分子的大報。早期的《明報》都是小報,只由幾位成員組成。當年包括武俠小說、偵探小說,完全是小報格局。但查先生有眼光、很自信,加上他又是文人,所以能將《明報》發展到知識分子的報紙。」報業前景堪憂當年,報業發展蓬勃,大報群雄割據,各領風騷;小報亦受普羅大眾支持,找到生存方式。然而,與眼前兩位業界資深人士談紙媒未來的發展,他們都對前景堪憂,梁天偉更斷言十年後紙媒將絕跡。智能手機的出現,改變了傳媒發展生態。可惜的是,放眼現時網絡新聞時代,內容農場「當道」,假新聞充斥,網絡新聞只求HitRate。面對此情此景,紙媒沒落,但網媒是否能有足夠力量長遠發展?究竟還能否一雞死一雞鳴?當年,無數報業精英在業界競折腰,來到今天,傳媒生態發展翻天覆地,若數風流人物,能否看今朝?迵桵ヶ藝薊扦惆耋腔ㄛ藝荎楊弊忑齟僱籵場祭湖僻唦瞳捚8跺笭萸醴梓眈掀ㄛ衄隴珆熬屾﹝

﹛﹛覹冀捚笱潔娸蝠翔掀醴ヶ腔娸蝠翔夔輛珨祭枑詢等莉15%祫30%ㄛ筍湔婓賦妗薹祥詢腔恀枙ㄛ旆笭秶埮賸む莉講腔枑詢﹝猁楷堤盓厥籀眢赻蚕趙晞瞳趙腔僕肮汒秞ㄛ峎誘室繲鈺葃勞訞樛ヾ

﹛﹛涴珨梋麥笭湖僻賸梲傿鰍龘齪韇璉牲鰓餑侒姘腔鏍陑尪ァㄛ枑詢賸扂絨扂濂腔汒哏﹝心理學在眾多社會現象特別是人的行為方面展現出強大的解釋力。但當心理學面對「解釋困境」時,人們又該求解何方呢?金木水先生的著述似乎提供了一種有益的探索路徑。5月27日,《悉達多的心理學--對現代心理學說「不夠」》出版座談會暨「心理學、宗教學中的人學問題」學術研討會在北京舉行。會上,樓宇烈、陳志尚等哲學大家紛紛就宗教學、心理學抒發灼見。在談《悉達多的心理學》一書時,與會專家均認為,金木水先生從對佛學的體悟入手,切入心理學所難以解決的問題,為人學研究提供了一個全新的路徑和視角。金木水先生畢業於北京大學,對中西方文化,特別是佛學、哲學、心理學均有深入鑽研,尤其擅長理性地介紹佛學的原理與方法。在《悉達多的心理學》一書中,金木水提出三個問題:為什麼對現代心理學不能預期過高?佛學的理性價值何在?佛學能否解決現代心理學解決不了的問題?通過思考論證,作者認為,現代心理學在應對心靈問題時是「不夠」的,作者同時闡釋了佛教思想中的理性價值,最終作者提出,佛學與現代心理學在應對心靈問題上應當互通互補。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樓宇烈在座談會上指出,近代以來,西方心理學越來越重視佛教的作用。心理問題不能靠藥物進行治療,而佛教恰恰能夠「治療」今人的心理疾病,正所謂「以儒治世,以道治身,以佛治心」。樓宇烈認為,《悉達多的心理學》溝通了佛學與心理學的視角與聯繫,一方面是一種非常有益的理論探索,另一方面對於解決今人的心理問題也很有意義。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徐春也認為,多年來,人學研究更側重人的外在,而對人的心靈與精神屬性研究不夠。特別是面對日益增大的社會壓力、日益增多的心理困惑的情況下,學界更應該多關注人的心理問題。《悉達多的心理學》揭示了佛教的理性價值,拓寬了人學研究的路徑和視野,對於有效解決今人的心靈困惑是一次新的有益嘗試。■文:張寶峰

劼欳涽崠呴摒善徹睫嶺舜挋佴迖親脹華ㄛ輛珨祭賸賤坋堎賂韜吨瞳腔冪徹①錶ㄛ甜衄儂頗堐黍陔恅趙堍雄腔抎戮ㄛ悝炾鎮親佷翋砱腔賂韜燴蹦﹝

﹛﹛拊源詢僅玵疢偷す翋炟枑堤腔芢雄膘蕾侚鈱堍僕肮极腔燴癩ㄛ堋儅憤統迵※珨湍珨繚§膘扢ㄛ贗薯芢雄謗弊謗濂壽炵祥剿闐奻陔怢論﹝

﹛﹛森俋ㄛ漆鰍勤俋羲溫陔撼渠ㄛ杻梗岆赻籀⑹睿赻蚕籀眢誠膘扢迵芢輛※珨湍珨繚§膘扢腔薊雄虴茼珩鍔侔痟﹝頗祜樵隅ㄛ2019爛奻漆磁釬郪眽瑕頗婓憚嫌憚佴佴拊撼俴﹝

﹛﹛《我們不要忘記今天》作者:申京淑譯者:邱敏瑤出版:圓神出版社《我們不要忘記今天》的韓文原版書名直譯為:「哪裡傳來找我的電話鈴聲」。作者帶領讀者從聽覺進入小說,第一幕以電話鈴響揭開序曲,話筒那頭的聲音是為了告知尹教授住院消息而傳來。鄭潤接到李明瑞電話的時間,停格於清晨,百葉窗外正飄茬楫寣C兩人失去聯繫已八年,情感早就日漸淡薄,熟悉嗓音忽在她耳邊低迴,恍若青春時代緊緊相連的世界又重現。那些消失的建築、示威活動、曾經交會的人們以及約定過的承諾,今天有誰能夠記得?小說以兩線敘事觀點交叉進行,序曲與尾聲為現在式,中間內容則利用鄭潤的回憶以及李明瑞的褐色筆記當作核心,講述生命彼此交融的深刻情誼。不只鄭潤與李明瑞,因懼怕蜘蛛索性深入研究相關知識的丹、以手寫方式記錄餐食內容的尹美縷、對文學藝術懷抱荓j烈使命感的尹教授,還有那些在充滿變動的時代共同呼吸的人們,甚至與詩人同名的貓咪「愛蜜莉.狄金森」也是,他們都盡力信守承諾。申京淑在創作此部長篇小說時,不斷地修改茩儠Z,過去如此,預估未來也會持續。她在創作期間向自己承諾:「從清晨三點專心寫到早上九點。」書中常見的清晨場景大抵深受寫作時間影響。同樣的,鄭潤也在二十一歲時,和自己約定了五件事,做為重回城市生活的承諾。無論在文本外安排設計情節的書寫者,或是居於文本內哭泣、微笑、憤怒、悲痛的經歷者,他們在心中暗下決定,並且努力達成。書裡書外,都有承諾等待被實現。「與自己的承諾最終能否守住」雖然也是個問號,然而實現向他人承諾之事更難操之在己。承諾者失約,被承諾者無法接收,承諾終將破滅。書中的「那個人」被設定為神祕角色,說好來家裡吃晚餐卻失約,從此消失無蹤,成為尹美萊、美縷姊妹竭盡一生努力尋找的慢性傷痛;約定在三人接龍句子的空白處親自繪畫的丹,卻未曾再踏入共同度過短暫時光的空屋;答應潤的表姊「視線別離開潤,隨時在一起。」並與潤約好搬到閣樓同住,卻接連失信,最後走上陌路的明瑞;承諾「慶會樓的管理員」把木質地板擦乾淨,想茈H後帶丹來此處的潤,僅能將未寄出的信件反覆塗掉再寫,寫完又塗掉;美縷對潤提出「以後一起去巴賽爾看看吧」的約定,多年後成為潤獨自站在阿諾德.勃克林《死亡之島》畫作前對茠躓蟧斑菄漲^音。鄭潤在心中說荂u有太多承諾我已記不得,有太多承諾因為無法遵守而消失」、「我們在沒遵守的承諾之上又加了許多無意義的承諾。我們在承諾之中延遲了分手。」記憶中所踩過的土地、打字機輸出的黑墨字、住過的空房子、走過的城市界線、吃過的蔬菜拌飯、聽過的克利斯朵夫故事、擁抱過的人,即使承諾無法盡數遵守,經歷過的一切依然存在,如同書中人物複誦荂u我們不要忘記今天」一樣。申京淑以細膩筆觸描繪出讓人身歷其境的內容,使閱讀者感受到有血有肉的真實,好像親眼看見在明洞聖堂附近進行絕食抗爭的人群,甚至聽得見在松樹林抖落樹枝積雪的聲音,摸得到愛蜜莉的白毛,聞得到樓梯底下房間的百合香氣,嚐得出冬葵菜湯的適中鹹度,談一場因為「我去找你」而心動的戀愛,並且擁有每個瞬間都想對他說「我們不要忘記今天」的朋友。小說人物因靠近死亡而悲傷,對未來卻依然抱持蚢皕Q。學生們拼湊出尹教授臨終前在大家手掌心寫下的句子:「不管我們是否在看,不管我們是生是死,星星在原來的位置,閃爍發光。希望你們每個人都成為這世界上唯一的星星。」此部小說刻意以步行、寫作、閱讀等非現代化電子媒介來展現人物度過青春的方式,除了上述三點對作者而言是「身為人的條件根源」之外,更利用走過、寫過、讀過的溝通模式提醒大家:「無論承諾最終是否兌現,我們不要忘記今天」。■文:余孟書

﹛﹛§笢弊佸騑鯬庇室藰怹縼郋謁俴齡黰庥恮ЙД簆鴃5爛ヶㄛ炾輪す翋炟婓憚嫌憚佴佴拊掀妦翮親忑棒堤炟奻磁郪眽瑕頗奀ㄛ儅憤釩絳※精栨&奻漆儕朸*﹜棻輛僕肮楷桯§ㄛ隴溧幙鬕為挸牬ㄩ瓬蠯橠秩藜麭伈尕措韜堍僕肮极睿瞳祔僕肮极ㄛ妏む傖峈傖埜弊僕覺恛隅﹜僕肮楷桯腔褫蕞悵梤睿桵謹甡迖﹝

﹛﹛挕ん蚾掘岆濂勦珋測趙腔笭猁梓祩﹝

﹛﹛涴桲蚕陔樓ぞ籵捅摯陔恓窒枑鼎腔桽え珆尨ㄛ6堎10掁炯耆妏昢巹埜頗巹埜酗踢淏塋ㄗヶㄘ萋湛陔樓ぞ桷皊儂部﹝

﹛﹛呴覂俴淉族濫迵猁匼霜雄梤鬼腔秏壺ㄛ瞄陑杻湮傑庈婓載湮腔毓峓囀柲竘佪琭酴頖跪濬笢苤傑庈甡擂杻伎楷桯腔隅弇珩夔柲竘善珨隅佪琚坻網郚喳芼跪源蕾撈礿砦菩勤俴雄ㄛ甜嗟棻垀衄瞳祔惎壽源郩忐弊暱佽氈壨撌邦瘨巡黨槸韗炳˙化衛鵊埮冕鵛羶驦﹎駔屆

﹛﹛

﹛﹛妦繫欴腔煨伎符夔邈輮捻倞侕艙譟供菇縑炕枉inkSTAR

孮晤ㄩ
忑珜 > 弊囀极郤

峓め妢淰め嘟岈ㄩ謗巖眈淰 珨測荎符鄔悛め攫

斐陔眳猁ㄛ峔婓腕芊

﹛﹛枆捅极郤捅 婬衄18毞(5堎23)ㄛ“拫淜峓め瑕頗”蔚婓蔬鰍侐湮嘉淜眳珨腔拫淜撼俴ㄛ螞賞鍰玴笢弊匐弇眥珛詢忒禎璀lphaGoㄛ祥躺め賜羛醴ㄛ載秪峈垀桯尨腔詢褪撮奧掩弝峈侚鈮G嘟滄炵齡寋羌翹﹝奧勤衾峓め妢奧晟ㄛ螞賞勤淝AlphaGoㄛ備腕奻“淰め”鎘?

﹛﹛鰍冼郔綴珨弇翍靡棵劼竊袢鏽釬▲癩贖蝙-盻堎◎笢迡善ㄩ“膩抩Ы悕藷酸ㄛ淰め旲濮ㄛ賴罣霪刓寤﹝”む笢腔“淰め旲濮”騰岆竘蚚陲輩靡眈迵靡蔚郅假﹜郅哱忴硍腔萎嘟﹝鞁阨眳桵ヶㄛ謗刱硞趕眶覺蟣狟めㄛ眕梗旲酕傭蛁ㄛ賦彆蚡藉濂昢腔郅哱怀跤賸め眙祥諓埮熊騫撣腹

﹛﹛涴湮衙岆“淰め”郔婌腔蚕懂﹝奧峓め妢奻腔淰めㄛ笢桵娸迡宦皝巠瞿炸屎紫蔡郈嶂皇眕梇憊罔鶜炭茬閛й繷僱騵覲知硉褒鑄懈醠姚“竘勳眕渾”ㄛ拸祥蠍佶迮複暩昈諆蔔﹛〨元犒婻侚﹝眈掀眳狟ㄛ笢澈淰め憩す睿腕嗣賸﹝

﹛﹛喪陎秪章苂悛擁

﹛﹛梇憊希樀滄珃倷銜輒盆媮蕉僅冼鵃皆粗в擠覢希樀滄炵齡寋糾冼鵃炯黥掛秪溶呾仱(1559爛-1623ㄛ衿靡樓馨迵檔ㄛ赻衿堤模ㄛ楊瘍梣)ㄛ汜衾梇擅蝴奀測腔坻ㄛ珂綴腕善謗湮駓倯眽泬陓酗睿猿頃凅憚腔奼妎ㄛ眽泬備坻岆峓め賜“靡”ㄛ猿頃凅憚傖峈梇噩騫絳庋厥挍萻捏鞶疥羋扢蕾賸“め垀”ㄛ“め垀”蚕“靡”梪奪ㄛ“靡”撈絞岍峓め腔嬝僇ㄛ鍰陳祂棳罈ㄛ杸陳祂梪奪峓め賜﹝梇擁曼腑樀艙釋妢ㄛ晞岆植涴奀淏宒羲宎腔﹝

﹛﹛“め垀”腔堤珋ㄛ憤湮華棧慾賸梇憊希撋譟G馳“侐湮模”撈侐湮藷巖茼堍奧汜ㄛ壺賸呾仱斐蕾腔掛秪溶模ㄛ遜衄呾仱腔呇葭﹜坻眳ヶ腔菴珨詢忒珈珩腔嫁赽假凝呾殍斐蕾腔假凝模ㄛ呾仱腔湮萊赽笢游耋侀斐蕾腔凝奻模ㄛ輿瞳哱斐蕾腔輿模﹝

﹛﹛侐湮模眳奻ㄛ梪奪“め垀”腔“靡”眈絞衾“畹輿襠翋”ㄛ砅衄棳罈茧衄阪忙皇釔祔憩頗衄煌淰ㄛ蔬綬憩頗衄悛迾倞瑞ㄛ侐湮模峈賸淰嗤“靡”惘釱ㄛ啃嗣爛腔奀潔爵奻栳賸竭嗣覢餀檗﹌粥蒫贏巠癒

﹛﹛酗趕傻佽ㄛ1831爛ㄛ絞奀掛秪溶藷腔梪藷丳懊繴閣仴迋邦祥嫖粗腔忒僇ㄛ堤刱切炵媯繭蝌佸佽齡卅(む笢珩衄珨僇⑻殏腔嘟岈)ㄛ秏洘換堤ㄛ珨え貍誨甚駃鉎湮藷巖飲祥督﹝蚧眕凝奻模梪藷酵甂秪侀峈朼﹝秪侀樵陑猁婓め攫奻湖啖桾睿ㄛ堤諳填ァ﹝忷祥眭ㄛ秪侀森癩珨堤ㄛ器冞裁賸陑乾萊赽喪陎秪章腔俶韜ㄛ栳堤賸珨部ロ嘉橈釭﹝峈參桾睿嶺狟“靡”惘釱ㄛ秪侀揭陑儅藉ㄛ侐揭魂雄ㄛ笝衾婓1835爛梑善賸儂頗﹝坻③珨弇躉葬啋橾堤醱詻賸珨棒“靡忒湮頗”ㄛ頗綴衄栯ㄛ栯綴衄めㄛむ笢齬隅ㄩ掛秪溶桾睿勤凝奻模腔喪陎秪章﹝桾睿羺隀畋腔靡匋妐鵜埱閨倛帎滹皆藨馮苃傰駉漞Ⅲ蚆芊

﹛﹛酵甂秪侀埻砑о赻朮邯仴芢晴鶭蒶檣珨謑炸度婈熁閨倢契饇敆掁炳蓁鼯夼腔腕砩萊赽喪陎秪章堤鎮﹝秪章騰岆創忳酵甂畟異腔菅炵ㄛ絞奀符媼坋鞠呡ㄛめ薯靡峈ほ僇妗暱奻眒衄匐僇ㄛ秪侀婓樵隅蚕秪章堤鎮眳ヶㄛ珂睿坻勤畹杅擁ㄛ賦彆秪章侐桵侐吨ㄛ秪侀雛陑辣炰﹝

﹛﹛涴珨桵ㄛ壽炵善噥淰賸媼啃嗣爛腔謗湮藷巖腔棼鋆畏蝜桾睿怀賸ㄛ饒繫坻腔“靡”訧跡衄恀枙ㄛ“め垀”赻閤瓛閤℅;蝜秪章怀賸ㄛ饒繫眕綴凝刓模晞婬拸森謎儂ㄛ酵甂秪侀憩蛁隅猁備頃珨捲赽﹝菴珨毞狟賸59忒憩“湖境”賸﹝

﹛﹛森奀秪章腔窪め倛岊祥渣ㄛ淕跺掛秪溶藷飲蚡陑瞀瞀ㄛ酵甂秪侀呇芺寀虷暐醱ㄛ諂眕峈窪め憤梩奻瑞﹝絞奀毞ァ朼ㄛ呇芺媼佴芩刳閥輕派狡邴睍借珅傚煚牲鉸撌覣嚓期嘀鼒Ёㄐ秪章質堎釬腑ㄛ豝牉華葩攫旃噶ㄛ章珗帤蹺﹝

﹛﹛掛秪溶模寀疆衾摩极旃噶ㄛ桾睿珨砃試蓍赻蚚ㄛ植懂祥諫創珃迡瞨炸奎娸硰蹉搡蓏姚伂黨遘鶻賤期玻炸蒠楠盈瑢銓蔥僁虮М騔景嗄陏腔菴坋侐岍掛秪溶凅睿﹝桾睿隙善滇笢黃赻敕藷旃噶ㄛ痲侉豖蔡趕坻珩祥燴笞ㄛ樸賸憩睦婓め攫奻湖臩﹝善賸菴媼毞笢敁ㄛ桾睿綺閩睎屪瘣騢譝■陊蟪提炤藭佶珂甲遛提炬閨奷痡И靇忙皈倣椎仴邰佬麵郋諦賸苤晞ㄛ釴婓め攫ヶ續賸踴赽飲骰輔閥!

﹛﹛桾睿痲刳遛椎伢繺馨鯁橛蝝刲珋堧疣齡倜戀萍Ъョ坴掛岆跺繶剴腔痰諒芺ㄛ衾岆祭珨問ㄛ問善庈囀Ё翌華源腔夤秞湮尪ヶ醱玉梤聜甚穔閣伢繺蟾丑む妗婓羲ヶㄛ酵甂秪侀泭佽祥雄隴卼ぬ驞迡鯰痸毽阪忙盃里絲珨з填藹摯Ч芺ㄛ晞顯肮秪章善侁埏爵眅豪鼎欱ㄛ珨陑階獰ㄛ悵衶秪章腕吨﹝涴珨部掀ㄛ植華奻湖善毞奻ㄛ器雄埜善ぬ釂篽洷盈磉б椇腔悛桵陛!

﹛﹛倎洘珨毞綴ㄛ菴梊棔膛牲僅踡桲腔秪章菴珨忒憩狟堤賸疶恀忒ㄛ桾睿蚰蛂儂頗狟堤賸衄靡腔“桾睿鏝忒”ㄛむ笢菴70忒婓峓め妢奻憤む衄靡ㄛ掩酐峈“嘉踏拸濬眳鏝忒”ㄛ珨砃峈綴岍め模芢喟﹝

峓め妢淰め嘟岈ㄩ謗巖眈淰 珨測荎符鄔悛め攫

﹛﹛芞1ㄩ桾睿鏝忒妗桵芞

峓め妢淰め嘟岈ㄩ謗巖眈淰 珨測荎符鄔悛め攫

﹛﹛芞2

峓め妢淰め嘟岈ㄩ謗巖眈淰 珨測荎符鄔悛め攫

﹛﹛芞3

﹛﹛芞1笢腔窪1蝜婓酘晚窪9弇离硃め寀窪源隴珆蚥岊ㄛ妗桵秪章砑珂忒晞皊ㄛ竘楷賸啞め蟀哿腔鏝忒﹝啞4岆菴珨祭鏝忒ㄛ窪5蝜祥硃めㄛ啞め褫婓窪諾囀酕魂;啞6岆菴媼祭鏝忒ㄛ撈軞び腔菴70忒ㄛ窪7蝎輔馳皈藭褉2睿芞3ㄛ窪め推壓;啞14靡峈菴祭鏝忒ㄛむ妗窪め硐猁婃奀昉礿畏姥硐嘀奿閣膛畎菅蝶15茞傅ㄛ絳祡賸啖擁﹝

﹛﹛狟善99忒綴ㄛ擁窒曹趙憤む葩娸ㄛ桾睿祥詫湮砩ㄛ衱枑堤湖境ㄛ絞奀寞寀岆奻忒褫呴奀枑堤“湖境”й祥蚚猾攫ㄛ褫彖梩賸祥屾晞皊﹝

﹛﹛毞綴諉覂狟ㄛ蟀婈砩俋眳桸湖僻腔秪章佷繚錘觴ㄛ窪め膝膝侐醱奠貉ㄛ麵眕峈樟賸﹝菴勤擁梤繕172忒綴菴棒“湖境”ㄛ窪め眒冪隴珆輾岊﹝酵甂秪侀假怷乾芺祥斛麵徹ㄛ佽“桾睿涴模鳴醴ヶ‘僩’堍箋籵ㄛ襠嗣魂媼爛ㄛ蔚懂衄儂頗婬伀坻疑賸!”秪章泭賸郛橇冔猷蝠樓﹝坻娵痟界珅傚煚皆鄘炮梑馳炮婟齪暩抰鉯鉖樣驐狡虮м珩輒鰤觖撋鏽垓﹝盆遣譆濘茬厄鴃怬芛艘覂毞奻筏筏腔狟玾堎ㄛ眒冪ぇ昹ㄛ涴奀ョ衄珨硐珗纏滄徹ㄛ挳挳華請賸謗汒﹝秪章綺銨踰襓銘訞て姚提炸庠遞З“堎邈拫杽”羲芛ㄛぐ韜華砑珩砑祥れ狟恅ㄛ郲爵毀葩刵癩“堎邈拫杽”ㄛ祥眭祥橇陲源ぢ窀﹝菴媼毞珨婌ㄛ秪章輒覂“堎邈拫杽”腔陑①氾棺賸!

﹛﹛森奀腔め擁蚥輾煦隴ㄛ窪め妗婓岆拸薯隙毞賸﹝笲刲蛩涴弇峈呇悕管腔ч爛ㄛ螺伎絀啞狶挴з喘腔耀欴ㄛ飲覜善衄虳祥怴ㄟ246忒綴ㄛ秪章桉獗攫醱婬拸淰吨豻華ㄛ怬桉艘艘呇虜ㄛ獗坻岆珨螺扈飢蚡夼眳伎ㄛ硐橇勀璋郰陑﹝俇賸!珨з飲俇賸!秪章扥堤荷順腔忒ㄛ婓め嫡裔奻℅佷蛾酈跂虓籥硤暩旻炱簆寰珅銫爰桮蒢佽蒠溶僕閩鑨腆“俇賸”ㄛ襖橇倠笢珨嘖陰眻喳捗綰ㄛ懂祥摯蚚忒由琭疢庍肫挩倩衚佼鶺提為捑垓蕩稊荌跂荈暫噫匢冾妧嚁……

﹛﹛酵甂秪侀獗袨飢瑪珨汒ㄛ掖れ芺萊喳善挌俋ㄛ婓悕華奻喪逋遼掉……

﹛﹛謗跺堎綴ㄛ珨測荎符喪陎秪章燭羲賸侕嚏

﹛﹛赻森ㄛ凝奻迵掛秪溶謗湮藷巖傖賸岍喫ㄛ啀啀眈惆ㄛ衱嗣棒輛俴淰め﹝酵甂秪侀掛刳紳醽棒о赻泔桵ㄛ筍堍ァ妗婓怮船ㄛ蚥岊腔め珩秪峈囮昫剿冞ㄛ桵啖ㄛ坻崠砑泐捔赻鴃ㄛ倷鋸掩萊赽楷珋戴狟﹝妐祩惆喫腔秪侀崠冪堁蚔侐源ㄛ樵陑扆善樟創凝奻模畟異眳芄盈漺騢檜渀腔源楊懈鄘橐橧芄畋梑善賸珨跺靡請望笥腔棲隴橈階腔11呡腔滯赽ㄛ彶峈賸萊赽ㄛ弝峈湴惘ㄛ闡眭輛祭朸厒腔望笥綺閨倷鉻嚄褑振雥鬕牴轎笳藨募銜瓚豽閎炸掉暑韏馳狡倳綴豭腕侚本轃提甚駂椎磉Е珩銀抾獺ㄣ侕織奕鬕炮椋捱銇紜敶蝖ˇ俱斢憌炳箷恌縳倅侉袷こв忸蒔頖振雥鬕皇倷鉼怕侘觴圴Д懊繴遞皊戇忙炸封Щ牴轎笳藨雇寰刳笮玵畎е珍欐銃妎靃繕譯彊硉騰絲見炳橑鬊欐繕喍茛皆統晰Ⅵ廱蕩講奿屼捎忙盆輓譙鱁捸

秪侀遜崠砑善峓め腔楷埭弊-笢弊悝眙ㄛ筍撓棒飲秪峈瑞檢怮湮麵眕堤漆奧帤夔傖俴﹝絞奀笢弊衄翍靡弊忒笚苤侂ㄛ擂綴侜迠洷甚韍聒糸糔姪孖躽梇噩“靡”珨桵ㄛ褫洇絞奀笢梉希槸痽善鄘驉(滄懂坒)

殿隙枆捅厙忑珜>>

③壽蛁ㄩ


載嗣部瑞堁

唳來踼瑮蟘驨驐壺懂埭蛁隴峈※謐傑陔恓厙§詨璃俋ㄛむ坻垀蛌婥囀楺朗韭棣唌G磉菩唌卄縕俶﹜摯奀俶掛桴祥釬庥帢痐麼創霾ㄛ③黍氪躺釬統蕉甜赻俴瞄妗﹝




踢譴盺 俓嫌鰻應坰 怢陲 葬佼豪埶 輿窀璨
吽頗酗伈庈 俵跪蚽 啞蓿湮耋鰍 夥鍛刓蚽還奀桴 燠苳朘游巹頗